产糖喵

一只12岁龄初一狗
一只超肥的鸽子
爱写甜文
主写柒七

悄咪咪问一句……这个水平可以约稿咩(´,,•ω•,,)♡
(手残喵酱是我画世界滴名称)
这个是色块画哦
我进步辽!(骄傲)

心理价5r(小声bb)

会不会贵了(会的吧……)

想自己屯点零花钱(´இωஇ`)

【柒七】(点梗)牵手手゚(。ノω\。)゚

@遗城落梦 的点梗!


我果然凉了吗( ˘•ω•˘ )


这次点梗的人好少(´இωஇ`)


是甜甜的学生牵手手哦゚(。ノω\。)゚


括号里的几乎是内心想说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伍六七和柒上大学了,是同一所哦!如果论成绩,柒早就去省内最好的大学了,但是!成绩与伍六七之间,柒果断的选择了后者。(爱情的力量!)


不得不说这俩人走在路上还真是扎眼(对于单身贵族萌)


学校种满了植物,尤其是通往各个地方的小路边,都种满了枫树。伍六七最喜欢捡从树上落下的枫叶了。与柒同行时总会突然蹲下,仔细挑选几片好看的拿在手里。(这其实是我爱干的事hiahiahia)


伍六七最不喜欢听陈嘉杰博士讲课了,枯燥无味,让他恨不得下一秒就冲出教室,呼吸一口新鲜空气。


柒不论什么课都喜欢,当然是在有伍六七陪着自己的情况下。


他们同一个宿舍,其余还有两个人。(我!我要去!)


要说最幸福的,是他们俩,最痛苦的,也是他们俩。


“诶你说这两个靓仔怎么就天天这么腻歪呢?”


“不知道”


宿舍里孤独的两人如此对话到。


食堂也是撒狗粮的完美位置,热度与食堂大妈大爷手下的饭菜有的一比。


柒不吃肉,他会把肉挑给面对着的伍六七。


伍六七也顺应了,嘴里嚼着饭菜含含糊糊的说了声“谢谢”


当伍六七终于肯抬起头时,他盘里的食物早就无影无踪了。


他看着对面那人,甚至还没吃两口,尴尬的笑了笑


“可爱……”柒如此想到。


伍六七吃的太急了,嘴角处还有几颗饭粒,但他貌似没有注意到。


柒伸手轻轻抹掉了饭粒,嘴角处不知不觉挂上一个宠溺的微笑。


伍六七又尴尬的笑了笑,伸手挠了挠头。


两人亲密的举动吸引了不少人,但还是沉浸在一个只有对方的世界。


每次回宿舍,伍六七都会牵住柒的手,像小孩子一样把手甩来甩去,一副开心的样子。


柒喜欢这样,喜欢手心传来的温度,喜欢靠近自己的热源,喜欢这个可爱的人。(wwwww对吧我家六七超可爱!)


同学聚会是少不了的,可是伍六七可控制不住自己把酒灌下肚(六七不要喝酒:-D会有事情发生吗?不会!)


回宿舍的时候已经12点多了,柒企图架着伍六七回去,可是伍六七根本不买账,始终双手缠绕在柒的脖子上。


没办法!抱!


柒叹了口气,俯下身抱起了这个醉醺醺的人。


回到宿舍,两位室友已经睡了,柒轻轻的把怀中的人儿(依依不舍的)放到了床铺上。


柒想起身,但貌似有股力量拉着他,不让他走(行了别墨迹了就是伍六七不松手)


“柒……不要走…我喜欢…你……嘿嘿……”


这梦话也是绝了,就这样把自己给交出去了。


然后,就出现了这样温馨的一幕……


柒理所当然的躺在了刚刚放下伍六七的那张床上,与伍六七面对面,贴在一起。柒轻轻抬起伍六七的一只手,又伸出自己的手,十指相扣……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我水完了:-D


我好菜


我喜欢这段神仙爱情


至于其他特殊的东西麻烦自行脑补


゚(。ノω\。)゚


是画的模板
我好菜呜呜呜QVQ
可以自取
画完要艾特我哦( ˘•ω•˘ )
手这个坎儿我怕不是这辈子都越不过去了( ˘•ω•˘ )

我最近

想接无偿(画大头)

练画风( ˘•ω•˘ )

有没有能把设砸交给我让我画的( ˘•ω•˘ )

不要画蓝孩子(不会画qvq)


【柒七】不知道为什么现在才开始的点梗

点梗吧(补50fo或提前100fo福利)


周六结束


不写车、太刀的剧情


其他可以点


评论区赞(到周六)最多的就写


我太难了


期中考试没及格


爹妈要收我手机

:-D(´இωஇ`)


【柒七】克隆人(不好意思我写刀了)

要说在玄武国最有名气的一家子,柒家绝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
这家的小少爷可不得了,年仅七岁就毅力惊人,若不是年小体弱,绝不是谁能打的过的。


虽说现在也没有很多需要担心的对手罢了。


这小少爷还有一个特殊的体质:反应极快。如果你想与他玩捉迷藏,我劝你还是省省吧,白费力气。


不仅仅只是这些,颜值也是高的吓人;虽说是小孩子,却没有小孩子应有的稚气;智商也绝不在线下,在同龄人中即使是隔壁基因优良的斯坦国,也很难找到可以匹敌的。


可谁会料到,这么个不可多得的人才,老天爷会给人们开这样一个并不可笑的“玩笑”。


在一次训练时,柒突然感到心口一阵阵绞痛,双目仿佛蒙上了一层灰,看东西一闪一闪的。还没站几秒,便倒下了。


柒的师父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,毕竟这么个孩子无论是发烧、感冒或是一些擦伤,也绝不会放弃训练。


送往医院后,趁着医生检查的时间,柒的父母赶到了。


母亲气喘吁吁,上气不接下气,却依然紧张的问:柒呢?柒这孩子怎么样了?


师父轻轻摇了两下头,并示意自己还不知道。


若不是父亲及时扶住了母亲,恐怕母亲就要倒下去了。


“别担心……别担心……柒这孩子不会有事的…他这么努力,老天爷一定看在心里……不会…”


柒的父亲尽可能安慰因为担心、紧张而呼吸不畅的母亲,虽说他也不知道到底柒有没有事,但是至少先让妻子冷静下来。


随着“滴”的一声,医生走了出来,拿出了一份医疗报告。


是冠心病。


以现在的医疗技术,唯一能保住柒性命的路,只有一条——


克隆。


克隆是一种医疗技术,很残忍,大致是取出需要某个部位的人的一点细胞,注入胚胎中,然后生下这个孩子,把这个孩子养大,但是还没有意识的时候,杀掉他。取出需要的部位,医疗克隆也就完成了。


柒的母亲毫无停顿的接受了这个医疗方案,并支付了一份数额并不小的费用。


柒暂且就先住院一段时间,等他能够自由活动了,就可以出院了。


他的身体素质极好,不到一个星期便离开了冷冰冰的病床,回到了温暖舒适的家。


这些日子无聊极了,也不能练武,也不能比拼,整天在家里无所事事,功课也早就完成。


直到他的到来。


苦等了一年左右,克隆人“伍六七”出生了。


柒开始喜欢跟这个小婴儿玩,比如把自己的手指头放在伍六七手心,感受着温热的小手紧紧抓住自己的手指头,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。


柒陪着他,看着他会爬、会颤颤巍巍的站立、会一扭一晃的走路、会“噔噔噔”的跑起来。


柒十岁了,他其实很讨厌这些不懂事理、整天嗷嗷乱叫的小孩子的,但是对伍六七,却怎么也讨厌不起来了。


好像……连自己的生活也随着他改变了?


柒被伍六七的小手拉着,边走边对着柒笑,走一会停一步,像是担心这个比自己跑起来不知道快了多少的哥哥跟不上自己一样。


柒被逗笑了,连他自己都不相信,母亲看到了更是热泪盈眶:他家孩子会笑了。母亲走上前去,抱住柒在脸上亲一口,又抱起伍六七亲一口。


他们总会去玩秋千,大多都是伍六七要去的。


伍六七最喜欢坐在柒腿上,两个人一起荡。柒也渐渐喜欢上了荡秋千,也不知是因为腿上的人儿,还是因为单纯的认为秋千好玩儿。


我想肯定是前者吧。


时间过得飞快,伍六七已经六岁了。不像以前那么单纯可爱了,却还是喜欢拉着柒去到处玩。


今天去游乐园玩一下,明天去小吃街品品“人间美味”,后天指不定又去哪嗨了。


伍六七最喜欢喝可乐了,常常去买上一瓶两瓶,然后一饮而尽。柒有时候真担心伍六七会不会拉肚子。


唯一没有变化的,是天天挂在嘴边的“哥—哥—”


(友情提示:想看糖的就到这儿吧)


伍六七就要七岁了,母亲突然意识到,伍六七根本不是一个普通的孩子,他根本不可能活过七岁。


但……柒会怎么想?


一定会很难过很难过、很伤心很伤心吧。


事实上不仅如此。


柒开始恐惧伍六七的七岁生日,他不想看着这一幕的发生。


而此时此刻,大家似乎忘记了柒的病。


母亲要带柒去技术高超的斯坦国了,兴许那里的医疗能保住柒的性命。


可柒不愿意。他不想离开伍六七。


这个孩子,偶然间闯入了自己的生活,难道还想自顾自的离开?


别做梦了。


既然救不了,自己也没有必要活着了吧?可……这样会不会太自私了?对的起辛辛苦苦培育自己的父母吗?这样对的起自己吗?


柒很纠结。


一直纠结到无法挽回的那一天。


“夫人——夫人——”家里的侍从大声呼喊着柒的母亲。


柒在房间里,他什么也不知道,只是隐隐约约的听到几个字:“七,死,了”


他立马从房间里冲出去,一把抓住侍从的肩膀“在哪儿?”侍从被吓到了,愣了一下。“我问你在哪儿!

这是侍从与母亲第一次看到柒的泪水,死死的被锁在眼眶中。


“小的也……不知道,听闻是老爷带走了……”侍从话音刚落,柒便松开手,退了几步,倒在沙发上。


不,这不可能,不可能。


可事实是无法挽回的。


转眼间,柒十五岁了。他常常一个人去游乐园,去小吃街逛逛,偶尔买上两瓶本来讨厌的可乐,一饮而尽。


家里多了一架秋千,是柒要求装上的。


他常常在晚上,坐在秋千上看着星空——


哪一颗星星是他的伍六七呢?也许,最亮的一颗是;也许,最大的一颗是;也许,他眼中的都是。










end.









这个鸽子头很疼

呜呜呜头好疼,还好晕……难受死了,家里也莫得体温计,也不造有木有发烧……(;へ:)

头重的跟我刚买的洁哥假发带上似的(那个双马尾重死了,带上都快抬不起头了)

(;へ:)

明天还要上学……蓝瘦,香菇(இωஇ )


关于漫展的一件事(快乐源泉)

我们中有一个朋友cos无脸男,(被逼的)厚颜无耻的去要糖,找到一群坐着的人“噗通”一声跪下了,那些人连忙拉她起来,并给了几颗糖。


此时,那群人中有另一位无脸男,突然冒出来,握住我们朋友的手说:“你是小姐姐吗?”我们朋友懵了,同行的另一位盆友说:“是的!是小姐姐!很漂亮的小姐姐!”


那个无脸男突然说到:“我失散多年的老妹啊……”

我们8个人都笑的死去活来


鹅鹅鹅鹅鹅л̵ʱªʱªʱª (ᕑᗢᓫา∗)˒


呜呜呜……

呜呜呜

为了用自抽号试着把方舟卸载重新下载(游客已经有登录小号了,并且第一次买并不知道怎么搞),结果要我验证码……验证码要的是以前的手机号绑定的……收不到,方舟下不回来了……


然后我像个傻逼一样把我b站账号退了,后来b站也上不了了……


怎么办呜呜呜……


以前的电话号码已经被老爹拿去注销了……我的b站也没了,方舟也没了……白买两个自抽号了……


(日常瞎说)

明天我就要去逛漫展辣!好快乐!

想试试看会不会遇到刺七的cos,如果没有买个周边总会有的叭!